鹑荼特别的蠢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做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与 @今天的洛瑾有苍爹了吗 的联文

来更新了,希望给大家带来点凉爽xx

——————————————————————————————————

· 神荼 继 ·

在外面被坑了一顿大餐后,安岩陪着江小猪找到居住的地方,没办法他租的房子比较小住不下两个人只能另外找宾馆。

    

    下午带着人去玩了一下午,晚餐又被坑了一顿,回到家安岩累的不行,昨天的事情让他不太敢在晚上上游戏所以就没上。

    

    刷了会手机,安岩洗了澡就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并不是很安稳,一整个晚上都在做梦,但是第二天一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梦里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让安岩觉得一定不是什么好梦就对了。

    

    一身的冷汗让安岩很不舒服,简单洗了个澡就出了门,他带着江小猪去了附近一个旅游景点。

    

    正值暑假人说不上少但也没有到人山人海的地步。

    景点这种地方,卖玩具卖吃喝的这都是很常见的,有时候说不定还能碰到一个神神叨叨的算命道士。

    

    安岩和江小猪路过一个类似于算命的摊子时,突然被摊子后面的不知是真是假的道士叫住了。

    

    “施主。”

    

    安岩疑惑地回头,四周看看,没人:“你在叫我?”

    

    道士点了点头,“施主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有凶兆啊。”

    

    江小猪切了一声道:“这话我也会说。”正要拉着他走,但道士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安岩站住了。

    

    “施主是极阳体质吧。”

    

    “是又如何。”安岩反问。

    “施主这两天怕是给什么东西缠上了。”

    

    道士见他不说话,知道自己说中了。

    

    掏了半天掏出来一个很简陋的护身符,一个小小的铜片上有几道不规则的纹路,像是被人随手划上去的。

    

    “施主,买个符吧。”道士脸上挂着的笑容实在让人很难相信他。

    

    江小猪拿走护身符一看,嗤了一声:“这么简陋的东西也可以说是护身符??”安岩看了看也不太信,但是前天的事情直到现在还让他有些心惊胆颤的,虽然估计这玩意多半没有用,但买个在心理上安慰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

    

    江小猪见安岩真的要掏钱,有些惊讶:“你真的要买啊。”

    

    安岩有些尴尬,总不可能告诉江小猪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吧,他只能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好在江小猪也没怀疑。

    

    道士愉快地接过了钱,又道:“施如此爽快,贫道给你算点别的吧,姻缘如何。”    

    

    “随便。”安岩到不太在意这些。

    

    道士有模有样地掐指算了一会道:“施主命定之人应该是个极阴体质,不过此人最近有一劫,但不是死劫。”

    

    “嗯。”安岩将护身符直接挂在了脖子上,应了一声就跟着江小猪走了。

    

    江小猪突然说道:“不知道是哪家妹子呢?”

    

    “什么?”安岩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江小猪在说刚刚道士说的内容。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可不想祸害人家妹子。”

    

    “也是……可男的会有极阴体质吗?”“你不是不信他吗,咋又信了。”

    

   ……

    

    过了几天,江小猪要回去了,安岩把他送到车站后回了家,开了电脑准备上上游戏。

    

    记得自己是在荻花掉的线,一上线映入眼帘的是【你已经重伤】。

    

    噫,咋死在看副本门口了。

    

    安岩点了回营地,旁边一个ID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

    

    神荼站在他旁边,安岩连忙m过去。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哟,道长。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日常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好啊。

    

    浪完黑戈壁,又打了几把战场,恶人战场一如既往的迷。

安岩见时间不早了跟神荼说了一声就下线了,下线之前加了神荼好友,还怕找不到人特地新建了一个分组,把神荼放了进去。

    

    安岩拿了衣服去洗澡,脱衣服的时候脖子上护身符的绳子突然断掉了。

    

    轻微的啪嗒一声,铜片掉落在地,安岩莫名的感觉有些心慌。

    

    呆呆地站了一会,安岩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了,小时候看到那些东西都没怕过,现在长大了因为游戏里的一件事就这么害怕。

安岩捡起铜片随手放在了洗漱台上,洗完澡之后却忘了把铜片拿出来直接关灯睡觉了。

 

   

    

   ……

    

    “我的儿,我的儿!”

    

    凄厉的哭声响起,安岩觉得有些耳熟,猛然想起这是那天在耳机里听到的。

    

    面前是一个女人,女人背对着坐在地上哭泣。

    

    这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怎么这么像李婉仪啊……

    

    

眼前的女人如同李婉仪一般,连服饰都是一样的。

    

    不同的是这人衣服大半部分已经被血染红,她的腿不正常,小腿弯曲的程度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安岩默默往后退了几步,女人似乎发现了他,慢慢转过头来。

    

    这不是活人可以转动的度数,整个头都转了过来,身子却是一动不动的。

    

    安岩看清她的脸的时候吓了一条,脸上全是被锋利的东西划破的痕迹,右边太阳穴的地方还凹下去一块,就像是受到猛烈撞击,骨头被砸碎了一块。鲜血从眼眶里渗出,女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条腿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晃动,像是骨折了一样。

    

    安岩突然想起来,李婉仪是跳崖摔死的……

    

    他不停地往后退,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向后仰坐在了地上,女人一步步向他靠近,安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过了好一会发现没有事,耳边又传来了空调运作的声音。

    

    安岩松了口气,看来他刚刚是做了个噩梦。

    

    可他很快发现他动不了了,他是清醒着的但是完全动不了,他被鬼压床了。

    

    “吱……”卧室门被推开的声音。

    

    安岩发现自己的手指能动了,恢复活动有望安岩更加努力地挣脱着无形的束缚。

    

    还没等他可以完全动弹,他就感觉到有个东西在靠近。

    

    一滴的液体滴落在他脸上,安岩隐约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有一双很粗糙的手摸上了他的脖子,然后感觉到有个“人”压在了他身上。

——————————————————————————TBC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