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荼特别的蠢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做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与 @今天的洛瑾有苍爹了吗 的联文

修文重发,有存稿情况下隔日更新,无存稿大概随缘(笑)

各位久等了(鞠躬)

(很努力为重发肝了新图!!!(等等你)

————————————————————————————————

·壹  神荼·

    

    凌晨一点,最后一把战场打完刚好关门,好友列表里唯一亮着的头像也暗了下去,安岩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却仍是没有一点儿的睡意。

    

    游戏里的二少在他的操控下在游戏里乱逛,主城里仍有一群夜猫子在插旗,要饭。复制党不断地刷着世界频道,很是热闹,二少一个人站在一群人中间有些格格不入。

    

    安岩想着呆着也是无聊干脆把任务清一清,便点了神行,随即点了枫华谷战乱的图标,找了个旁边有任务的神行点。

    

    十秒过后,神行读条完毕,二少腾空而起。

    

    过图读条,不同与以往的是读条上方除了小提示渐渐现出一行泛黄的字,隐藏在颜色相近的背景之中。

    

    【这个世界真的没鬼吗?】

    

    安岩从来都不关注小提示的,也就没有看到那一行诡异的字。

    

    过图读条完毕,凄凉的场景出现在眼前,耳机里传出一阵诡异至极的音乐,安岩瞟了一眼小地图,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是【战乱枫华谷•乱葬岗】。

    

    安岩拨动了一下耳机的音量键,却没有任何变化,试了几次都是,抱怨了几句质量真他妈差后就没有再管,也没有点开音量设置关掉音量。

    

    大轻功飞了几步,找到了一个头顶任务图标坐在地上大哭的女npc。

    

    安岩右键接受任务。

    

    剧情大意就是李婉仪(npc名字)一家子,因为战乱逃到这里,结果她儿子不见了让玩家帮忙找。

    

    先是找她小叔子,安岩跟着任务提示走到了江夏面前。

    

    江夏正在呕吐,地上已经有了一滩呕吐物,点击江夏,江夏竟然让他把呕吐物捡起来给江夏吃下去。

    

    安岩感觉有点恶心,但还是点了拾取。

    

    捡起来后,江夏真的将呕吐物吃了下去,还说什么这是嫂嫂做的。

    

    嫂嫂……李婉仪?

    

    安岩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李婉仪不会跟她小叔子有一腿吧。

    

    事实证明,他想的没错。

    

    江夏竟然拿出了李婉仪的肚兜,说这是他和嫂嫂的秘密,安岩忍不住在电脑面前骂了句卧槽,变态啊。

    

    拿着任务物品回到李婉仪那,李婉仪气的不行,又让他去找她老公江尚。

    

    大轻功飞了一会,降落在了一座很阴森的屋子前,一个男人正在打一个小女孩。

    

    每个地图都会有工作室的身影,这里也不例外。安岩正要交任务,一个田螺过来放了个机关在江尚的身后,交完任务,田螺也走了。

    

    他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他竟然可以透过江尚看到他身后的机关!

    

    江尚是半透明的。

    

    安岩猛地觉得脊背发凉,等了一阵子也没什么异常就没有多在意,想着说不定只是出bug了。

    

    这个任务越往下做越诡异,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儿子只有女儿的江尚,恨自己母亲和祖母却不恨虐打自己的父亲的江一心,几乎是透明的江家祖母,和跟自己老公哥哥有一腿还让嫂嫂去杀人的赛飞燕。

    

    安岩开始后悔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任务了,整个场景,除了工作室和他就没有其他的玩家了。

    

    就好像……身边没有一个活人了一样……

    

    安岩想了想决定下线睡觉,点开了设置,鼠标落在退出游戏上,一点跳出了一行红字。

    

    “您正在战斗中,无法退出。”

    

    什么情况???他根本没有进战!

    

    切回游戏画面,游戏里的二少已经抽出轻剑摆出了进战的姿势。

    

    卧槽!

    

    安岩原地起了个小风车,冒出伤害的数字,可周围没有人。

    

    妈的,既然打出了伤害,就算是明教也该被群出来啊。

    

    安岩点开战斗记录,想看看自己攻击到了谁。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的未知目标……

    

    安岩慌了,情急之下双击了w,二少跑了起来,竟然可以大轻功?也就是说他脱战了?

    

    安岩松了口气,再次点了退出游戏。

    

    依旧是“您正在战斗中,无法退出。”

    

    慌乱之中安岩点到了音量设置,静音后面的小方框打了勾,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开声音!所以……耳机里的是什么声音。

    

    耳机的音乐仍然在响,现在带给他的感觉不仅仅是诡异了,还有恐惧。

    

    安岩就要摁下重启键,密聊响了。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别下线!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别下线!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别下线!

    

    一连三条,二少身边多出了一个纯阳,而二少也从进战姿势变回了正常的姿势。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道长。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是不是东西缠上我了?!!

    

    一个组队甩了过来,安岩连忙点了确定。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做完任务。

    

    按照鬼网三的发展他要是不听肯定死的很惨。有个人陪着总比一个人好,况且对方还是纯阳,按鬼网三里的设定纯阳镇邪不是吗。

    

    神荼紧跟着他大概是点了跟随,二少也没有出现突然摆出进战姿势的情况。

    

    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恐惧感慢慢淡了,安岩就忍不住跟神荼聊了起来。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道长你那个字读tu 还是shu 啊。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tu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道长,我是不是遇鬼了。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恩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噫,算命的说我是极阳体质,镇邪的,果然是骗人的。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有些极阳体质较弱只能震慑小鬼。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我惹了个大的?!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恩

    

    一直做到了那个跟踪江家祖母的任务都没有再发生什么。

    

    跟踪江家祖母的任务是接了任务才能看到自己的npc,别人是看不到的。

    

    有三个工作室也在做这个任务,工作室不是玩家,不会在跟踪的时候玩心大发往回走,跳几下,只是卡着距离动,江家祖母一动他们就动。

    

    三个工作室,一个走一步完另一个走,场景实在很诡异。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这三个工作室咋那么像赶尸的。

    

    神荼没理他,安岩以为他掉线了,但他每走一步神荼也会跟着。

    

    ……这是嫌他话多了????

    

    安岩有些郁闷,是个人碰到第一次鬼网三都会怕的,身边又没有人,跟他说话还能让自己感觉到有人陪着自己。

    

    不能聊天的道长跟工作室有啥区别(???)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没事,把任务做完就行了。

    

    这是在安慰他?

    

    

    跟着江家祖母到了一片坟地,右键了叫旺财的npc。

    

    安岩听到了有人说话,很小声,要仔细听才能听清楚。

    

    “老夫人,大少爷,大少奶奶,二少爷,二少奶奶你们一路走好……”    

    

    再一看,这段话是右键旺财出来的,什么时候基三还会给这种小角色配音了。

    

    安岩左右调了下视角,发现旺财应该不是透明的。

    

    旺财让他去找守墓人,就在旁边,安岩看见守墓人身边站着个人。

    

    江一德。

    

    这是……李婉仪的儿子?

    

    守墓人让他去找江家人的墓。

    

    江夏,赛飞燕,江尚,李婉仪,江家祖母,还有一个无名氏的墓。

    

    找完后回去交任务,守墓人又告诉他江家人都没死,除了江一德傻了,所有人都好好的,这一切都是李婉仪的梦。

    

    哦,所以你守的啥,你又让我去找墓做甚????!

    

    算了,不管了做完就算了。

    

    守墓人又让他去墓里挖个东西拿回去给李婉仪。

    

    从墓里扒拉出来一个粘有血渍的手帕。

    

    回去找李婉仪的时候,安岩隐约听到了女人哭声,开始是小声啜泣,愈来愈大声,到最后变成了凄厉的哭声。

    

    安岩手有些发抖,但还是硬撑着操控着二少往回走,轻功不知为何不能用了。

    

    女人后来不止在哭,还一直念叨着一句话。

    

    “我的儿,我的儿……”

    

    安岩强忍着直接踢掉电源的冲动,每一步都是煎熬,看着指示的尺数一点点减少,安岩内心承受能力已经快到了极限。

    

    女人念叨的声音越来越大声,终于走到了李婉仪身边,安岩正要右键,屏幕黑了。

    

    安岩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女人突然尖叫了起来。

    

    安岩像被按下播放键,一下子跳了起来,耳机随着他的动作从电脑上被扯下,声音戛然而止。

    

    安岩摘下耳机往旁边一扔,站在电脑前喘着气。

    

    妈的,他到底遇上了什么啊!

    

    他看着漆黑的屏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现在是不是要重新上线。

    

    手机突然响了,把他吓了一跳,一看是一条短信。

    

    【别上了,关好门窗,开灯睡觉。】

    

    安岩回了一条。

    

    【道长?】

    

    【恩。】

    

    安岩连忙把所有门窗锁好,所有的灯开了。

    

    说真的他不觉得他能睡着,但是他一躺下就困的不行,很快就睡了过去。

    

    ……

    

    游戏里的二少并没有跟往常一样消失在原地,二是呆呆地摆出了进站姿势站在原地。

    

    白袍道长站在他身边,两人已经被浓浓的黑雾包围。

    

    道长拔剑挡在二少身前,手起,一个气场落下,黑雾被隔绝在气场之外。

    

    “离他远点!”

    

    ……

    

    第二天醒来,安岩睁开眼愣了那么几秒钟才缓过神来。

    

    想起昨天的事情,立马起身去开电脑。

    

    电脑启动的时候安岩上网搜了下这个任务,似乎就是如守墓人说的一样,这只是李婉仪的梦。

    

    可最后的丝帕上的血字“这只是开始”又该怎么解释,剧情bug?

    

    电脑打开后安岩点开了游戏,输入密码摁下回车。过图读条,安岩一直盯着读条看盼着它再快一点。

    

    过图完毕,二少出现在他眼前,依旧是昨天下线的位置。

    

    道长在他身边打坐,安岩拉近了视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道长的脸色不太好,比起他的二少的脸要苍白上几分,他的二少的肤色选的是最白的那个,应该没有更白的了。

    

    安岩右键了李婉仪,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只是跳出了交任务的界面

    

    安岩还在疑惑的时候密聊响了。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醒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恩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道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对方甩了串号码过来让他上yy,安岩连忙登了yy,就是找昨天不知道被他扔到哪去的耳机花了点时间。

    

    开了麦后安岩抱歉地说道:“找耳机花了点时间。”“恩。”对方淡淡地应了一声,“你昨天怎么下线了。”神荼声音很好听,就是听起来有些空灵,就像是在一个密闭的地方说话,估计是麦的原因。”

    

    “回来交任务的时候我听到了哭声,似乎是一个女人的,我没法大轻功只能一步步走回来,路上那个声音越来越大,那个声音还在断断续续地念叨着一句话,我走到李婉仪身边的时候突然就黑屏了,然后那个声音尖叫起来,我被吓到了就扔掉了耳机,再然后电脑就关机了。”

    

    神荼许久没说话,安岩听到了“嗒嗒”的声音,似乎是在用手指敲键盘。

    

    安岩觉得他在打字就也没有出声问他,就盯着游戏里的二少思考,越想他越觉得不对劲,思考的太入迷以至于神荼突然出声他也没反应过来。

    

    “你知道这个任务的结局吗?”

    

    “啊??哦哦,我查了一下,网上大部分人虽然都在说那个手帕有问题但是一直没碰到后续任务就一致认为这个任务就只是李婉仪的梦了。”

    

    安岩把自己上网搜到的东西全部说了,得到的是神荼的沉默,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难道……不是梦吗?”

    

    “不是梦。”

    

    神荼否认的时候安岩没有惊讶,他竟然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李婉仪杀了她全家,然后抱着她儿子跳了崖。”神荼顿了顿,“江一德没死成,被下人捡到了。李婉仪对于江家的怨念很深,加上江一德没有死无法出现在她面前,她无法接受,久而久之她的怨念就编造出了一个虚假的世界。里面谁都‘活着’,但是里面没有江一德,所以她构造出来的江家人没人知道江一德的存在,只有她自己知道。”

    

    “‘世界’里李婉仪的怨念渐渐变成了‘不见’的江一德,她最初的怨念构造的世界告诉她她不知道江一德在哪。但她的潜意识里是知道的,她需要有人告诉她江一德在哪。”

    

    “那……我是帮她找到了江一德?”安岩问。

    

    “嗯。”

    

    “那她找到江一德之后要干什么?”安岩心里隐隐约约有个答案。

    

    “带他走。”

    

    安岩知道这个“带他走”是什么意思。

    

    “所以……其实是我害了他?”

    

    “不是你,江一德当初就是这么死的。”神荼说道。

    

    “当初?这么说……这不是个任务?是真的?”安岩声音有些发颤。

    

    “嗯,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李婉仪阴魂进入这个游戏后为了困住他们只能让他们不停的重复这一件事,顺带也就被做成了任务,玩家扮演的只是当年的那个人。”

    

    “等等,那那个江一心是怎么回事?”安岩想起了那个被殴打的小女孩。

    

    “人格分裂。”神荼说。

    

    “谁的?李婉仪?”

    

    “嗯。”

    

    “为什么?”

    

    “江一心恨所有人但是不恨江尚。”

    

    “她为什么会恨李婉仪。”如果说江一心是李婉仪的另一个人格,不恨江尚他能理解,但为什么会恨自己。

    

    “她恨自己懦弱。”

    

    “嗯……”安岩秧秧地应了一声,说实话他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局,但他还是强打着精神跟神荼开玩笑道:“道长你知道你ID是个门神吗?”这是他查任务的时候顺手查到的。

    

    “知道。我妈说过。”

    

    “你妈?”安岩有些没想到,照这么说……“这是你真名啊。”“嗯。”

    

    “额……那个我叫安岩。”  

    

    “嗯。”

    

    气氛又莫名地尴尬了起来,世界刚好有人刷来人打荻花黑马具,想着自己刚好缺就跟神荼说自己打本去了。

    

    神荼还是嗯了一声,安岩忍不住暗暗吐槽这人怎么突然只会嗯了。

    

    安岩退了队,点那人进组,正要神行,神荼突然说话了。

    

    “安岩,最近小心点别一个人待着。”

    

    “嗯,知道了。”说完,神荼就下线了,yy也退了,安岩这次想起来自己没加他好友。

    

    他赶着进本就没有去搜索添加,想着如果还有缘见到的话再去加。

    

    进了本,都挺正常的……只是,这又是个没有马具的cd。

    

    【团队】【婧宇】:谁摸得?这么黑#鄙视

    

    随即团里几个人都跟着复制,安岩也复制了一句。

    

    唯独一只苍云发了个鄙视的表情。

    

    好了,知道谁摸的了……爹你校服一身黑去摸什么箱子。

    

    打最后两个boss的时候,安岩突然被地上窜出的冰柱给冻住了,等他们打完他还是没出来。

    

    【团队】【独岩不败】:卡bug了#鄙视

    

    【团队】【烬涵】:ヽ(・_・;)ノ二少自绝我拉你吧。

    

    安岩连忙读了自绝,队里的秀秀把他拉了起来。

    

    【团队】【独岩不败】:谢了。

    

    【团队】【烬涵】:嘿嘿嘿

    

    打完夫人后慕容追风跑了进来,按照正常来讲慕容追风进来后是站着跟阿萨辛对峙,结果这回慕容追风一进来就绕着冰柱转,边转边讲话十分的喜感。

    

    【团队】【婧宇】: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团队】【烬涵】:23333333333

    

    【团队】【影契】:妈的哈哈哈哈哈哈

    

    【团队】【陆燕】:慕容追风有毒哈哈哈哈哈哈

    

    安岩正想跟着复制一句,电脑又突然黑屏了。

    

    安岩条件反射地摘下耳机,跳离椅子,跟电脑拉开剧情。然而过了一会并没有发生什么,安岩暗笑自己神经过敏。

    

    手机响起,安岩一看来电显示,猛地一拍脑袋,他竟然忘记去接人了,接通电话后被数落了一顿,挂了之后安岩连游戏都来不及再登一次就拿着钥匙往车站赶。

    

    赶到车站时,江小猪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见他来了,江小猪毫不犹豫地上前打了他一下。“安岩,你可以的,竟然忘了来接我。”

    

    安岩连忙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想吃什么我请客。”

————————————————————————————————TBC.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