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荼特别的蠢

【沈严】《一夜情缠:霸道总裁放过我》【一】

名字一百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出秋水不改名:

@郁垒 艾特名字的罪魁祸首。
安岩生贺_(:з」∠)_顺带还欠了机油一个多月的债 @柊涟漪
狗血十八连→_→
剧情需要设定沈图比严安不止大五岁,然后严安上学年龄跟按安岩的_(:з」∠)_
卡个肉渣→_→
→_→其实没做成。
——————————————————
酒吧天花板上的魔球灯不停地旋转着,不同颜色的光线交错在一起,吧台不远处便是舞池,一群人伴随着激烈的音乐跳着舞。舞池旁的沙发座椅上有人喝着酒,有人因为酒精已经有些按耐不住自己开始对身边的人上下其手。


这一切似乎都跟严安无关,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吧台前,一杯杯的灌着自己,白衬衫黑裤子在配上一张比起这里其他的人有些过于稚嫩的脸,显得与这番场景格格不入。


有些人见他似乎未成年便压下了上前搭讪的念头,有些人看着他蠢蠢欲动。


沈图一早就注意到了他,毕竟这张未成年的脸在这里很突兀,现在小孩怎么不学好,大晚上的跑来这种地方。


沈图不露痕迹地四下扫了扫,发现有很多人也在往那边看,垂下眼帘灌了一口酒,他今晚来这里纯粹是为了借酒消愁的,他可没时间去管来这种地方的未成年。


沈图今晚来这的原因有些难以启齿,他被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甩了,原因十分老套,说他太冷淡,不会关心他,不浪漫,最后还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


沈图看到他脖子上带了一条不是他送的价值不菲的链子就知道这人应该是劈腿了,但又要装着一副都是你不好的样子来跟他提分手。


沈图抓着酒杯的手紧了紧,想起他的话他还是气,交往一年多他俩的进度慢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床没上过,顶多亲过。


他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推脱,沈图当时觉得如果是要过一辈子的这种事也不用急,没想到最后被人说他冷淡。


想到这沈图又灌了一口酒,眼睛无意间撇到了严安那边,他看到一个男人把吧台后的调酒师拉到一边窃窃私语了一翻,还塞给他一包东西。


然后他看着调酒师讲那包东西到进了一杯酒里递给了严安,严安对这一切丝毫没有察觉,依旧面无表情地灌着酒。


严安今晚来这买醉的原因也是被甩了,不过他是被他初恋女朋友甩的,他小时候成绩好跳过级所以十六岁就上了大一,他父母担心他被骗所以要求他必须成年才能谈恋爱,他今年刚刚成年。其实是那个女孩追的他,他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讨女孩欢心,所以就被甩了,然后就来买醉了。


一杯杯地灌着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严安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头有些晕沉沉的,感觉到有些热,但他没多想,结果意识却越来越迷糊,在他彻底迷糊掉前有个男人走到了他面前带着些不耐烦的语气说道:“走了,回家。”


“嗯?”


说是不会去管未成年,但沈图在目睹严安喝下那杯掺了东西的酒后便有些坐不住了,等到他发现严安开始不对劲,不远处的男人蠢蠢欲动后再也忍不住了。


放下手里的酒杯走到严安身边,对着迷迷糊糊的他说了一句:“走了,回家。”他有意将这一句的声音放大,就是为了让那个男人听到,让他知道他跟他认识。


沈图不露痕迹地去看不远处男人的反应,严安听到他的话后微微愣住,抬起漫上红晕的脸疑惑地看着他,他好像没有见过这个人吧,但对方似乎跟他很熟的语气让他纠结起来,是不是自己没有认出?


严安想问他,身体却一软他下意识地抓住了沈图的衣服,正在观察男人的沈图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半搂半抱地扶住了他。


沈图看了看严安又看了看男人,确定男人不会有动作后又看了一眼严安,把他抱下了椅子,让他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他抱着他的腰带着他往出口走。


男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任谁遇到“猎物”被抢走这件事都会不爽,他可以肯定沈图跟严安不认识,刚刚那句话只是说给他听的。


男人不爽地啧了一声,转身继续寻找目标去了。


这边沈图抱着他出了酒吧,他不知道严安住哪,而且他还被下了药也不可能送人回去,只能是去开间房帮忙解决一下先了。


这间酒吧上面就是宾馆,似乎是为了酒吧里的人约炮的,这到方便了他,让他不用带着个人跑到别的地方开房。


“一间房。”沈图搂着严安对前台说道。


前台服务员接过银行卡和身份证后,给他办理了入住手续,递给他房卡时她看到了不正常的严安,很明显是吃了药,虽然她也见过很多次这种情况,但她看严安似乎是未成年,看向沈图的眼神不免多了一分谴责。


沈图察觉到了她的眼神,但他现在没办法解释只得赶紧抱了人上楼。


进了电梯严安像是才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你谁啊?你要带我去哪?”


沈图不禁感叹这人果然是未成年吧,警惕性这么低,他都把他带到电梯里了才问。


沈图艰难地开了房门,房卡插上通电的一瞬间沈图险些爆了一声粗,这间宾馆很明显就是为了约炮或者情侣准备的。


大床上铺着大红色的床单,从天花板上垂下并没有什么遮蔽作用的红色纱帐,床头柜上放着几瓶东西和几盒避孕套,甚至还有震 动 棒这种玩意。


沈图虽然是个gay,但他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看清后吓了一跳愣住了原地,严安喝下的药渐渐让他难受起来,浑身燥热,抱着的沈图宛如一块冰块一般,他忍不住抱着人开始蹭。


沈图晚上也喝了酒,被这么一蹭也不免有些热,赶紧把人扔在大床上就去浴室放水,他可不想对未成年下手。


水放好后他把严安扒干净扔进了浴缸里。


严安的皮肤挺白的,现在因为药的缘故全身漫上了一层粉红色看得很是诱人。


沈图站在浴缸旁咽了口口水,想出去让他自己泡却在转身的一刻就被严安拉住了手,严安的手在冷水里泡过,还带着凉凉的湿意,沈图却觉得自己被抓住的地方开始发热。


“别走……难受……”


沈图转身看着他,仔细观察一番后他得出一个结论,这药看起来单泡水是不行的,怕是要让他射几次才行,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怕是连自己撸都不行了。


沈图无奈将人抱起,也不管他身上的水弄湿了衣服就抱到了床上,严安摸了摸身下的被子疑惑地看着他。


沈图啧了一声,自己今晚怕是要受罪了,明明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人压在床上干几次就行了,可他实在没办法对着这张未成年的脸下手,他老有一种残害祖国的花朵的错觉。


沈图没办法只能是坐在了床上将他抱在怀里,严安迷迷糊糊地蹭着他,沈图深吸了口气才压住冲动。

评论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