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荼特别的蠢

这其实是一个剪辑视频的封面…丢上来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大概要闭关了的洛瑾 的联文
来更新噜,开学了真滴好忙鸭
各位食用愉快
——————————————————————————————————————————————————————————————————
· 叁 生死情 继 ·

安岩搜刮完交易行又回到了神荼身边,把东西一股脑的交易给他后密聊道。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有几样东西交易行里没货,要不我过一阵子再去看看。
   
    大概是见交易行买更容易,神荼也没有心思自己一点点的去挖了,便回了个好字。安岩又问他现在要去哪,神荼回复“金水镇。”
   
    安岩跟着他神行,一落地他发现这里就是上回他又遇鬼的地方,经历过上回那件事后他不免对这里有些阴影。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来这做什么?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狗血辟邪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你需要狗血?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你又要摆阵?
   
    他想起来李婉仪那次神荼也是用了这东西在他的二少周围画了一个外围是圈的东西,把二少圈在了里面,他还能记得那时候的情景,“他”站在那个圈里面安然无恙,狗血辟邪这个说法应该没错,但他这回要是要做什么,固伦和孝严格来说怎么也算“邪”吧?他们不是要帮丰绅把她的两魂找回吗,用这玩意真的可以??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这玩意……真的可以找回和孝的魂?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得加点别的东西。
   
    哦,这下他大概知道那一堆草药是要干嘛用的了。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是要杀这里的野狗吗?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我打怪队友可以捡到东西,你要的东西应该也可以吧。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试试?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那你站近一点。
   
    说完安岩就往前走了几步,转视角一看神荼跟了上来他就开始对身边的一个小怪下手了,一个技能就直接打死,安岩看着怪的尸体发着橙光过去一摸,只是些垃圾,并没有什么狗血。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有东西吗?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那我就拉过来群了。
   
    安岩反复了几次拉怪回来打死,神荼密他说好了他才停手。
   
    搞定后,神荼没有神行下个地点,安岩有些奇怪就问他咋了。神荼告诉他说需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突然没事可干,两个人静静地站在小土坡上,安岩觉得挺尴尬的,世界频道上突然又刷起了【求个情缘缘做七夕任务,做完就散,绝不纠缠。】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做七夕吗?
   
    安岩发完这句话觉得很容易让人误会连忙补充道。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反正现在没事干,而且好像最后任务做完可以进个场景,蛮好看的。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可以。
   
    这就答应了?他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呢。
   
    两个人又跑到扬州接了任务,按着任务一步步做下去,一路上安岩都在电脑前吐槽这狗逼任务要跑这么多地方,还废除滞散。
   
    其中有个任务是需要两个人一起从万花的楼上跳下去,他并不会弄这个,上网查了攻略顺带也发了神荼一份。
   
    绕是这样,他们也在这个任务上耗了大概半个小时,安岩不知道第几次要崩溃在电脑前了。
   
    好不容易才将所有任务全部做完了,拿了物品安岩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节日大使那用了物品。
   
    过图读条完毕,安岩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得不感叹是真的好看,要不是那狗逼盒子太贵他也想买了,还可以公主抱。
   
    不过……成男外观是真的辣眼睛。
   
    两个人进来的地点不一样,一个在地图的另一端,脚下都有一条荧光闪闪的小道,顺着小道一路走就会走到一座桥面前。
   
    安岩在电脑前笑了笑想:还真要鹊桥相会啊。
   
    他没有想多久就直接跑上的桥,桥的一边还有棵大树,他站在桥上点开了云图开始截图,截着截着神荼突然出现在了屏幕里。
   
    安岩趁机截了一张两个人的。
   
    然后点了神荼抱抱,神荼同意后安岩拉近了距离,安岩看着神荼的捏脸越看越眼熟,最后发现,尼玛,这就是神荼的脸啊,谁玩游戏照着自己的脸捏啊!!
   
    还挺帅的倒是。
   
    两个人在里面乱逛了一个小时,主要是安岩觉得不晃够一个小时太对不起自己了。
   
    一转眼,一个星期快过去了。
   
    材料收集完后,他和神荼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相处方式,每天一起做做日常之类的。安岩也不是没有亲友,亲友见他经常和神荼待在一块就调侃他说啥时候找的情缘缘,也不让他们见见。
   
    安岩解释过很多次他和神荼不是这种关系,亲友们一开始还信,后来呢就习惯性的嘴上调侃了。久而久之,安岩也就习惯了,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回他们一句“我有情缘你们打我啊。”
   
    神荼好像并不在意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安岩想了想他好像并没有没有见过神荼的亲友,甚至没见过有人跟神荼说过话,他旁敲侧击的问了问,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说实话,安岩有些惊讶,这么流批的一个大佬竟然是个单机党?
——————————————————————————————————————————————————————TBC.

各位好这里鹑荼
沙雕画手,最擅长的是摸鱼
瓶邪荼岩/佐鸣百四/尊礼磕得迷幻
不接受拆逆
要高考所以可能神隐一段时间噜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大概要闭关了的洛瑾 的联文
来更新噜
最近我是不是突然频繁出现呀!各位不要嫌我烦呐
————————————————————————————————————————————————
· 叁 生死情 继 ·
安岩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先给我解释一下我这所谓的极阳体质,你说我这体质招鬼,好,老子活了二十年,现在才招你他妈逗我呢?照理说我小时候不应该更容易招鬼吗?你的帐号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一开始搜索是该玩家不存在,你是如何出现在我家的,为什么你给我发短信的号码我拨回去接的是另外一个人。
   
    你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救我,先说明我可不信你是乐于助人。”
   
    还有……我昨晚的那个梦为什么你在病床上。
   
    神荼听到安岩质问他为什么三番五次救他的时候,愣了愣,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副场景。
   
    似乎是他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有个人对他说:
   
    “你身为男子却是极阴体质,命里必有一劫,只有与你命盘相合的极阳之人方能救你一命。”
   
    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也想不起来是谁只觉得很熟悉。
   
    安岩一口气说完了一大串后开始喘气,神荼过了一会淡淡地问道:“说完了?”安岩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闷闷的嗯了一声。
   
    “反正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不答应这事!”
   
    “这件事对你我都有好处,我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去救你。”他没有那么好心,他现在的情况不妙,没有人能帮他,只能自救,但要想自救必须靠安岩。
   
    神荼停了停,“你要是想知道就答应这件事,这件事完了我再跟你解释。”
   
    安岩脑子还是很灵光的,他知道如果自己答应了然后做完这茬神荼不告诉他,他也拿他没办法。
   
    但对方很明显不愿意说明全部,安岩便退了一步。
   
    “不行,你至少先跟我解释一些事情我才能答应。”
   
    神荼想了想答应了。
   
    “可以。你很好奇你的极阳体质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惹鬼没错吧?”
   
    安岩应了一声。
   
    “你身上有个咒。”
   
    “啊????”
   
    神荼没有管他继续往下说。
   
    “的确,极阳体质的人一般小时候才容易惹鬼而且很危险,你身上有个咒,以极阴之人的血液为引,掩盖你的极阳体质,一般这种咒会在人成年的时候开始自行消失,直到完全消失都不会有你这种情况出现,你的咒已经开始消失了,引子的主人很可能出事了。你小时候可以看见很奇怪的东西,那是咒的副作用。”
   
    安岩一愣一愣的,这都什么一套一套的。
   
   
    “剩下的,这件事做完我在跟你解释。”
   
    “等等,你说成年后咒会渐渐失效,直到完全消失都不会有事,但我现在已经成年了啊。”
   
    “古时男子二十及冠。”
   
   
    丰绅殷德像是知道他们谈妥了,在他们彻底打成一致后甩了个组队过来,安岩是队长可以看到入队申请,但还没跟神荼说神荼就说让他进组,估计是神荼叫他组的吧。
   
    【团队】【丰绅殷德】:定矣?
   
    【团队】【神荼】:嗯,你想让我做什么?
   
    【团队】【丰绅殷德】:求予之爱人
   
    然后丰绅就开始讲故事,丰绅是个鬼,准确来说是个灵魂体,他就是历史上那个丰绅殷德。
   
    安岩忍不住边看丰绅发的话边吐槽这他妈真的是鬼网三啊,怎么这么多鬼。
   
    gww你做了什么基三这么惹鬼????
   
    丰绅说他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头七,他媳妇按照他的办法用移魂咒企图将他复活,结果没有完全成功,也就导致他现在这个样子。
   
    三魂生存于精神中,人身去世,三魂归三线路。主魂归天路,觉魂归地府,生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直到再度轮回,三魂才会重聚。[此段摘自百度百科]
   
    而他媳妇固伦和孝也因为布置这个有些错误的移魂咒,在死后主魂消散,觉魂留在人间没有去往地府,而生魂无法进入轮回。
   
    丰绅可以感觉到和孝的生魂没有进入轮回,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进入了这个游戏,但他仅仅只能感觉到这些,所以他要找一个可以帮他找到和孝生魂,同时也可以将她的觉魂找回的人。他俩人三魂不全都不可能再进入轮回,不如就在这个游戏中“活下去”。
   
    他靠着直觉找到了神荼,需要安岩,一是安岩是极阳体质二是安岩命格和和孝有些相似。
   
    【团队】【神荼】:七月半鬼门开
   
    这句话发出丰绅就懂他什么意思了,神荼七月半那天便可以帮他在这数以万计的数据中找出固伦和孝。
   
    【团队】【丰绅殷德】:予则待你的好消息矣
   
    说完就退队了,安岩还有点蒙逼。
   
    【团队】【独岩不败】:七月半?现在都快八月了啊。
   
    【团队】【神荼】:……农历七月半,二货。
   
    好了我知道你们这帮人的时间不能按新历算了,安岩翻了翻日历农历七月半今年八月十七号,现在刚八月也就是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准备。
   
    神荼说安岩最好不要离他太远,当然这个不要离他太远是指在游戏里,现实里安岩自从那次在家里见过他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安岩也怕离他太远出什么事情,上线只要看到他就一个组队过去,然后飞到神荼所在的位置,反正他都pvp毕业了,不做日常也没啥事。
   
    然后他丫的今天就在神荼旁边看着他采,草,药。
   
    安岩一直跟着他,到后来看不下去了就让神荼把要采的草药发来给他,他也帮个忙。
   
    安岩看着他发过来的草药名字和数目瞬间没了要帮忙的心思。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哥,你这要挖到什么时候啊,去交易行买吧。
   
    他发出去一阵子神荼也没回,他就以为这些东西必须自己挖才有效,正准备跑去一边挖的时候对方突然回复了。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那你去趟交易行吧。
   
    安岩很想问你是不是不会用交易行但没敢发出去,发出去大概就要被打一顿了。
   
    神荼采药的地方就在扬州,安岩便准备直接轻功飞到扬州城交易行那,刚刚飞到一半神荼突然密聊了他一句。“我会用。忘了而已。”
   
    啥,会用啥??
   
    安岩有些想不明白,过了几秒他才想起自己刚刚在心里想些什么,这个人是会读心术吗??还是能隔着网线使的。
   
    安岩莫名打了个冷颤,他的第六感告诉他最好不要远离神荼,但是这种种事情下来,他还真有点慎得慌。
   
    这茬完了,应该也就差不多了吧……千万别又搞出什么事情来。
——————————————————————————————————————————————TBC.

武装jk的荼岩…抽题抽到的
武器也不会画,哇手抖得岩妹枪都是弯♂的😭
神荼姐姐的鞋子是大半夜坐在客厅对着自己鞋子一通沉思揣摩乱搞的xxx

好像都是去年画的东西了…都发出来吧!

(p4是一个鸽了的手书xxx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大概要闭关了的洛瑾 的联文
来更新喽

——————————————————————————————————————————————
· 叁 生死情 ·
   
    [此篇时间线为2016年。除了有说明的其余全是我胡扯 ]
   
    安岩回到家就急匆匆地上了游戏,可神荼的头像还是暗着的,他就一直坐在电脑面前开着游戏等。
   
    一直等到了晚上八点,系统终于提示你的好友【神荼】上线了,安岩几乎是第一时间去密聊了他一个【嗨?】
   
    对面十分高冷的回了一个【?】
   
    安岩组织着语言,想着该怎么问这一系列的事情,聊天框里的字打了一堆又删掉,反反复复几次他的话还没问神荼就又密聊了过来。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大战吗?
   
    安岩顿了顿,把聊天框里的字删掉,回了个好过去,打完大战再去问吧。
   
    今天大战禅院,安岩和神荼组了队去副本门口喊人,首先进来的是个大师,ID丰绅殷德,安岩依稀记得这个名字好像是历史上某个人物的,但没想太多,游戏里起什么名字的没有。
   
    组好人进了本,今天的过图有些慢,安岩看着过图读条陷入了思考,这两天来遇到的事情,自小因为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他对于灵异事件的接受能力要比别人强很多,所以他能在几次遭受生命危险后还能冷静下来思考。
   
    他最早遇到神荼是因为他做任务时招了鬼,然后神荼便出现了,在游戏里那一次应该是他第一次被救。
   
    他在游戏中透露了自己是极阳体质,神荼告诉他有些极阳体质较弱只能震慑小鬼,言外之意怕是“不仅对大鬼没用可能还是大鬼的大补‘食材’。”
   
    那他这么多年是怎么平安无事的,按理说他小时候才应该是体质较弱的时候,更何况他是小时候才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大了之后就渐渐看不到了,更能说明他小时候才是体质较弱吧。
   
    然后是神荼第二次救他,还出现在了他家,神荼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他确定他有锁好门窗,当时他看到神荼的时候没有多想,事情结束后他松了口气,说要请神荼吃早餐,可他买完东西回来神荼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游戏密聊框里“回见。”
   
    隔了一天后他才开始疑惑神荼是怎么出现在他家的。神荼走后他看过窗户还是锁着的,那神荼只有走门了,但他出门买早餐的时候到底有没有门到底是不是锁着的他已经忘了。
   
    还有就是神荼的游戏角色,为什么那天他一开始没有搜到,显示角色不存在。
   
    还有,那天晚上那个摸他脖子的人是不是神荼。
   
    再然后就是第三次,他一上线刚开始做任务神荼就组他了,如果说第一次神荼刚好碰上,第二次是神荼知道李婉仪还缠着他来帮他
   
    那么第三次呢?
   
    第三次他还没遇到诡异的事情的时候神荼就组他了,上了yy后他说觉得有点不对劲,神荼却很平淡的让他继续做,还说有问题会救他的。
   
    也就是说神荼不知道会有问题,但有问题的话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神荼为什么要帮他,他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帮别人,看神荼打死李婉仪后的脸色不好可以知道神荼救他是有代价的,一次两次说的过去,但第三次还帮?
   
    密聊的声音响了起来,安岩这才回过神发现他早已在了禅院的地图里。
   
    神荼给他发了个?。
   
    那些事还梗在他心里,他就没回。
   
    调到团队频道,发了句:不好意思刚刚去了趟厕所。
   
    除了神荼和那个大师没说话外队里剩下的人都说没事没事。
   
    打完本,队里的奶花和天策说了辛苦了就走了,安岩也复制了一句。他没有退神荼也没退,他等了一会那个叫丰绅殷德的大师还是没退,他准备踢掉他的时候大师在团队里发了一句。
   
    【团队】【丰绅殷德】:【神荼】 汝与予同类?
   
    啥??大师你能不能正常说话。
   
    问神荼跟他是不是同类?这话怎么怪怪的,难道……
   
    【团队】【神荼】:不是。
   
    【团队】【丰绅殷德】:汝可听说过移魂咒?
   
    移魂咒又是什么玩意???听名字感觉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团队】【神荼】:死者头七之日用至阳之血刻下特殊的符咒便可使死者复活。
   
    【团队】【丰绅殷德】:不错。
   
    【团队】【丰绅殷德】:可否帮予做一件事。
   
    神荼迟迟没回话。
   
    【团队】【丰绅殷德】:事成当与汝一物
   
    【团队】【神荼】:什么东西
   
    【团队】【丰绅殷德】:【佛珠】
   
    安岩将鼠标移了上去,点了一下。
   
    有一行黄字【邪秽之物不得近身。】
   
    【团队】【神荼】:我拿这东西有何用途。
   
    【团队】【丰绅殷德】:此物谓汝不用,可对【独岩不败】有用。
   
    坐在电脑前的安岩满脸问号。
   
    【团队】【丰绅殷德】:汝以单凭汝能使之无事乎,我要你帮我做之事亦须之。
   
    安岩的直觉告诉他这事要跟他扯上关系了,于是乎他默默百度了文言文翻译,把这一句话打上去。
   
    果然跟他有关,这个人让神荼办的事需要他,至于需要他的什么东西就不清楚了。
   
    神荼迟迟没回话,安岩感觉有些不妙,他不是想答应吧,先不说那人给的东西好不好,他可不想在扯上什么灵异的事情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你不是要答应吧?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反正这事情我不答应啊
   
    可他刚发完,神荼就在团队里打了个好字。
   
    安岩在电脑面前骂了一声,游戏里的道长像是听到了突然焦点了他,一旁的丰绅似乎也察觉到一点不对劲。
   
    【团队】【丰绅殷德】:汝等计议了来与余言。
   
    说完人就不见了,安岩诧异地看着大师刚刚站着的地方,他没有看到他神行读条啊??
   
    算了,现在主要的事情是搞清楚这些事情。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喂,你凭什么替我答应??
   
    神荼没回,安岩连刷了几条,神荼才慢悠悠地回了一句对你有好处。
   
    安岩气得想骂人,让他上yy跟他说。
   
    安岩带好耳机,听到神荼进频道的声音,深吸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凭什么替我答应?”
   
    “对你有好处。”语调很平淡,安岩就是气他这种态度,是,不是你的事所以很淡定是不是。
   
    “那好,既然对我有好处那能不能劳驾您给我解释一下啊。”

——————————————————————————————————————————————TBC.

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