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荼特别的蠢

眠狼:

今天因为沙海,翻看了一下自己的旧画集。看过去画的图,感受通常都是“好羞耻啊”。唯独翻到Sherlock的部分,涌上来的都是那时的人和那时的事。因为记得画每一张神夏时候的情景和心情,所以每一次看都会陷入久久的感慨。

我是个比较长情和恋旧的人,所以一旦入了什么坑,就很难脚踏几条船、想爬个墙也实属不易。HP跟神夏的坑我分别待了5年,这一过去就是十年了……在神夏里的五年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难以忘怀和宝贵的,因为现在所得的成长经验与长期的友人,大多从中而来。
……
2018年了,我还是清晰记得在2011年从上海CP回家的路上,边听着风になる,边想着这歌好合适他们,还有好多想画的没画完呐……

考前摸鱼(发生了一点意外x
p1 令人头肿的中医教学课堂
p2 世上只有妈妈好(?)

((全知全能的白泽大人啊保佑我考试过吧——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与 @今天的洛瑾爬墙了吗 的联文

已经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更新速度了...20号以后开始两天一更

请各位食用!

——————————————————————————————————————————————

· 贰 花火 ·

    自从满级后安岩就喜欢在游戏里瞎溜达,毛爷爷就算用来充点卡他也没想过用来撩妹。晕头转向的忙了一天安岩总算是回到自己那个小屋子。啃着在回家路上买的煎饼果子打开电脑。江小猪总说他不懂生活不会享受美食,所以安岩虽然个子还算高,体重却没有多重。

    

    安岩已经几天没有上剑网三了,都在陪江小猪玩lol和守望屁股【??】,也没有什么怪事,今晚他决定上线。  

    

    “嗯?我怎么在金水镇来的…我不是在战乱枫华下线的吗?”地图加载出来,安岩一脸懵逼的看着不远处热闹的小城镇,耳机里是欢快轻松的BGM。虽然纳闷,但又觉得可能是几天前下的线不记得了,安岩也就没有在意。   

    

    操作着二少跑了几步,就看到繁茂的草丛中有个老头,头上顶着个金黄色卷轴。“我靠,站在这种地方,不怕这任务被漏掉吗?”想着就走近了老头,单击右键。

    

    那个倚杖老头絮絮叨叨的说着,耳机里是凄凄切切的哭声,在任务栏里讲述着他的悲惨经历。安岩草草看了几眼,明白了大致内容:    

    

    那老头在这林子里有幢小屋,被强盗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后来来了几个道士声称驱鬼,天天在他房前的小丘上手舞足蹈的驱鬼。   

    

    “大侠啊,你可得帮老头子做主啊!”顺着系统给的回答点下去,安岩被委托去一处高地找道长燕小霞。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似乎做过类似的任务,安岩的记性很好所以还有些印象,不过那也是级别很低时的任务了。既然接下了任务也没有犹豫,踏着轻功也就朝任务地点飞去了。    

    

    飞着飞着一个组队甩了过来,一看是神荼,安岩连忙按下确认。   

    

    [神荼]悄悄地说:在哪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金水镇刷任务  

    

    [神荼]悄悄地说:我过来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好   

    

    神荼这人说来也奇怪,来无影去无踪的。上次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他家地址的,就这么闯进来了,搞的安岩这几天心里毛乎乎的随时检查自己有没有锁好门窗。这人说他是极阴体质,虽然长得帅……等等!!安岩发现自己想法跑偏了。这人极阴体质,还能驱鬼除妖,脸也不错,真是……不对啊怎么老往人长相上去想,肤浅。那人极阴体质,体温又低的可以…该不会真是……但自己又可以碰到他,好友也能加上了,还救了自己……况且安岩可没有听说过鬼还能玩网游的!安岩甩甩脑袋,再次确认了一下好友栏里神荼确实存在,才继续开着轻功飞向任务地点。   

    

    屏幕边角处忽然一闪,安岩调整视角只见蓝衣道长已经踏着太极八卦与他并肩同行了。青蓝光辉闪烁,阴阳五行层叠出现。“哇靠…纯阳这轻功怎么这么酷炫…”在感叹的同时安岩为神荼的神速感到疑惑,这人是不是啥技术猿啊怎么这么快,网速不错啊。结果太专注的看着道长飞,完全没注意自己二少的气力值,一个跟头把自己给摔死了。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手滑!真的!信我!    

    

    [神荼]悄悄地说:…… 

    

    [神荼]悄悄地说:快起来吧   

    

    安岩原地复活,随即坐下来开始调息回血,神荼就站在他旁边静静的看着。   “妈的这次丢人丢大了。”安岩捧着脸靠在椅背上默默等回血。   

    

    总算是折腾到任务地点了,安岩找到道长燕小霞交了任务,那燕小霞竟然叫他去打野狗,收集狗血。  

    

    “我靠我是替老大爷来处理正事的!怎么给你打起下手来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安岩还会乖乖去打野狗了。奇怪的是,那些野狗的级别低得很,血也薄得基本上的一刀一个,根本不像90多级以上可以做的任务……这个任务的阅历(经验)还不少。安岩心里起疑,刚想问神荼,对方一条密聊就发了过来。 

    

    [神荼]悄悄地说:上yy。 

    

    安岩立马打开一直挂着的yy,直接点进上次神荼给他的频道。打开麦克风,又检查了一下耳机。 

    

    “那个,神荼,这任务好像不太对头啊……”    

    

    “嗯,你继续做。”对方的声音传过来,不管听几次安岩都觉得这声音太他妈能撩了! 

    

    “嗯是啥意思,真的有问题啊!?艾玛大哥你可别吓我。”安岩听着神荼语气不对,开始紧张起来。  

    

    “有问题我会救你的。”说完神荼就把麦克风关了。   

    

    虽然安岩有些郁闷,不过这句话作用也是max的,让他安心了不少。  

    

    既然大师都这么说了那安岩也没什么好怕的了,继续打野狗。打死野狗以后还有任务道具黑狗血,难道上次神荼摆的那些狗血就是这么来的?   

    

    收集齐八碗后,安岩就去交任务了。燕小霞又给他任务去破屋前的空地挖尸体,还给了他一把铲子。    

    

    “我靠挖尸体……这个任务可以的,够邪门。”不知不觉安岩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嗯。”耳机里突然传来神荼的声音把安岩吓得一个激灵,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关麦,暗自庆幸自己没说什么奇怪的话。  

    

    “继续吧。”

    

    “哦好。”安岩只能带着铲子去空地上挖土,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个任务好像是曾经做过的……下了三铲子才终于找到尸体,安岩还是觉得不太舒服,做了个[上香]的动作才折返回去交任务。 

    

    神荼的道长一直跟随在安岩的二少身后,此时二少去交任务了,道长并没有跟随着去,而是静静站在空地上,视线方向看着破屋旁的一棵被烧焦的树。 

    

    “道长怎么了…?”安岩开口问道。  

    

    “交完任务后过来。”神荼淡淡的开口,也没有回答安岩的问题。  

    

    一小会后二少就在道长身边停了下来,安岩又开口问道:“怎么了吗?”   

    

    “燕小霞有没有让你来给这棵树贴符?”声音平直得几乎没有问句的语气,但很明显这是个疑问句。  

    

    “有啊,让我贴在破屋旁边的老树上。”     一个交易窗口弹了出来,询问是否同意与[神荼]进行交易,安岩毫不犹豫的点下了确认。

    

    神荼交易给安岩的是一张符纸,安岩点下“交易”,将符纸收进了背包。

    

    “要怎么做?”安岩等待着神荼的下一步指示。

    

    “把这个贴到老树上去。”

    

    “贴这个?”安岩懵逼,“行不行啊?”

    

    “快去。”对于安岩的提问,神荼好像没什么耐心似的。

    

    耳机里恢复了平静,只有轻轻的呼吸声,耳机这时的音效莫名的好,让安岩觉得像有个人趴在自己耳边一样。

    

————————————————————————————————————TBC.

【同人生态】谈谈这个“圈”

-此刻相逢-:

Laceration:



#大致是关于畅游同人圈的一些建议




#混迹各种同人圈已有十余年,最近突然想写这么一篇东西。起因是自己目睹了,也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很多让人惋惜的事件,并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在混圈时的烦恼和挫折。所以这个不成器的我,就来分享一下自己的小小经验(顺便吐槽),希望能带给自己和大家一点点……启发?




#本文开放站内转载,欢迎各位同好指正。




一  正确认识同人圈的构成




同人圈是由人构成的,它是个投射在网络上的小型社会。




社会非常复杂,同人圈也并不梦幻。




1.同好的多样性




光是用年龄来区分,混迹在同一个cp的成员年龄差可以达到四十岁甚至更多,几乎是三辈人了。即便是同龄人,生长环境,学历,生活阅历,性格,世界观都有诸多不同,这种差异滋生出百花齐放的产出和讨论,也滋生出诸多的误解和矛盾。




……哪怕知道ta年纪小也别摆架子!知道ta比你大很多也不要叫阿姨!




2.同好的善与恶




喜欢同一样的东西的并不都是好人,甚至有相当基数的坏人存在。




有人网络霸凌,有人造谣传谣,有人抄袭,有人剽窃,有人盗印,有人倒买倒卖,甚至有人骚扰人肉,有人往投喂给作者的零食里放针,构成刑事案圌件的事件也屡见不鲜。




防人之心不可无——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吃!




3.同好之间的绝对平等




人是一种很容易产生优越感的生物。




年轻人自认比年长者青春,年长者自认比年轻人成熟,学历高的自认比学历低的优秀,家境好的自认比家境差的高贵,写剧情文的自认比写肉文的高雅,萌可逆的自认比萌不逆的更讲人圌权,对CP投入多的自认比投入少的真爱,萌热CP的甚至会在萌冷CP的人面前趾高气扬。




但事实是,人人生而平等,人人都需要被尊重,姿态放得太高或太低都有害无益。




……虚幻世界找优越感太容易了!有本事三次元去找!有本事用钱打我脸!




二 基友真可爱




基友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可能素不相识,也未曾通过姓名,却能带给我们许多快乐和陪伴,又或者是烦恼和悔恨。




1.淡化社交压力




网络可能是唯一一个不必忍受被迫社交的场所。如果你在与互关或是同好的交流中感到了不适,及时止损。这不是任何人的错,极大几率是你们性格不合。




如果你真心喜欢一位互关却很难忍受ta刷到你首页的内容,可以用屏蔽大圌法,或者干脆把话说开,聊天软件上交往,社交平台上取关。




我试过很多次,真的很爽。




2.维持适当的距离




距离是由双方一起决定的。你或你的基友可能很外向,无话不谈,也可能很内向,甚至显得冷淡,找到一种双方都舒服的相处模式最为重要。




不要因为给不了ta更多陪伴而愧疚,也不必因为ta很少理你而寂寞。




你还可以找新基友嘛。




3.好聚好散




每个人在基友关系中投入程度都不同。




本圈是基友,爬墙便分手的情况非常多……不要哭!天涯何处无芳草!




也不要道德绑架:“是我基友就不许吃我讨厌的CP”,男朋友都没你这么霸道!




“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走”“我给你产粮好不好你不要走”“你去哪里我跟着你去”“哇你怎么可以去勾搭别人”……




……住手啊!跑出去的猫泼出去的水啊!




三 好想勾搭太太啊




1.摆正心态。




如果你是个普通读者,不用自卑,不用把太太吹上天,普通地接触就好,因为基友之间相处很自然的。




如果你也是太太,别把自己当仙女,“呵小妖精你竟敢拒绝一个天神的爱!”,没这种偶像剧啦。




如果勾搭太太是为了催稿,那还不如多点心多评论多撒娇,变亲密之后你反而不好催了信我,大部分人都是业余抽时间搞同人,被催反而会不高兴哦。




如果勾搭太太是因为喜欢她表现出的样子,那就勇敢地试试吧,只是要做好失败的准备。因为很多人在公共场合和私底下,差距真的很大。




2.坦然面对结果




太太答应了你,不要上天,给我下来,该聊啥聊啥,过度吹捧容易让对方感到尴尬。这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恰好是你俩有缘。




太太拒绝了你,不要转黑,或者放大这种挫折,也不要脑补ta是傲慢端架子,ta可能是单纯社恐,或者没空社交,或者不喜欢你。




……对!接受这件事吧!不被喜欢并不可怕!我们是人又不是人民币!




3.我跟太太在一起了,天天都聊得很开心,但ta不产出了怎么办




……糟糠之妻……【不是,不是这样




4.我跟太太在一起了,ta自己不产出就算了,还天天指使我去产出,怎么办




……秀恩爱【】得快哦




四 热度什么的




1.正确认识热度




决定热度的因素有很多,同好人数,产出质量,题材,BE/HE,黄不黄(……),甜不甜。




但请大家记住,这个东西,它。




真的一点用都没有。




……又不能换钱!




LOF的机制决定了只要你发表作品,总会被刷tag的人被看到,如果有人喜欢你,ta就一定会点进你的主页。但人多人少又如何呢,我们创作同人其实是为了自己开心。




2.不要比较热度




不要跟别人比较热度,高了低了也都只是影响你的心情,改变不了你的作品质量。




不要跟别圈比较热度,人多人少也都是身外之物,改变不了你喜欢一个CP的初衷。




不要跟自己比较热度。不要跟自己比较热度。不要跟自己比较热度。重要的话说三遍。




写自己想写,画自己想画的,读者来来去去,同好来来去去,不要因为渴求那几颗小红心就勉强自己去写/画其实并不真心喜欢的题材。




你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3.但有的人真的很在意




这是人之常情,并不可耻。




每个作者对读者的依赖度是不同的,鼓励和反馈能带给他们更多激情。勇敢对读者说“爱我就给我点心”的作者,和默默产出的作者比较,都一样可爱。




从养殖学的角度来看,哇,吃的是红心产的是粮……好划算哦,还不快去给太太点上【……




五 TAG是一门高深学问




按照LOF的设置,只要产出中涉及到一个CP,就可以打tag。也就是说,不拆不逆,不拆可逆,可拆不逆,可拆可逆,都拥有使用该cp tag的权利。




基本上所有的纷争都来自于,一个人,或是一群人,不想在TAG下面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从头到尾,这都是人与人的纷争。




1.我要如何避免在自家tag下面踩到雷




可能很多人都忘记了,LOF它是一个博客,不是论坛,它本身就不具有私圌密性,任何人也无法宣誓主圌权。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屏蔽TAG和拉黑作者,世界会变得非常美丽。




2.如何打TAG才不会讨人厌




请接受现实……ALL文,互攻文,无差文,只要打了单CP TAG就会被人讨厌,只是人多人少,会不会说出来的问题。




这并不是作者的错。




每个人的雷点都不同,可能雷弱攻,可能雷强受,可能雷生子,可能雷性转……这意味着作者和读者对同一份产出的观感会完全不同。




读者可以提出意见,只是请温柔一些,不要把作者预设为敌人。




作者可以坚持自我,只是请理智一些,不要把反对者打成圈管。




越和睦的环境越容易留下人。




3.分清问题到底出在题材还是内容




很多时候,踩到雷的人都会愤怒,以至于分不清惹怒自己的到底是该产出的CP还是内容。据我观察,一般都是后者。




互攻无差这个题材很好,但通篇都是AB开车BA清汤寡水的互攻无差很容易让人感到商业欺诈。哪怕作者脑子里A和B日来日去,读者……又看不到!




NP,三角恋,总攻总受题材也有诸多受众,但其中涉及角色较多,一旦处理不好,出现丑化/渣化/痴圌汉化/炮灰等内容,很容易引起角色粉的愤怒。




愤怒总会寻找一个出口——这无疑是不理智的,却总是会发生。




纷争中的作者和读者无人有罪,但他们的存在让对方感到痛苦也是事实。虽然很难,还是建议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




4.慎用蹭热度的指控




结合之前的探讨,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到这种指控是多么荒唐。听上去就像是娱乐圈的措辞——但娱乐圈是有巨大经济效益的,同人圈有什么?




热度是蹭不来的,即使是排行榜上第一位的同人圈,拥有数量众多的参与者,也并不是每一份产出都有高热度。




热度是挣来的,代表着这份不被你认可的产出,得到了众多同好的沉默支持。




那么这种时候,到底该谴责产出本身呢,还是给予它热度的人?




5.永远也不要打着TAG掐架




所有人都知道,LOF是没有管理员的。甚至连开发团队都没了。




一旦事态恶化,战火四下燃起,很可能是永远也不会被扑灭。




即使是受到恶意攻击,也不要开辟新的战场,无法心平气和也罢,想骂人也好,都在那个丑陋的疤痕上就地解决。




用产出把奇怪的内容刷下去也不失为一种做法。




6.你说的这些话并没有什么帮助




……对啊……!




……人多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吵架!但又如何!我就是要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六 淡化“对家”这个概念




百度说,对家=对手。




……咦?萌个CP而已,哪来的竞争关系?




1.恨意




除去跟风的情况,对家这个词是心里没有恨的人不会使用的




我自己不用,但心里有恨很正常,很多使用这个词的同好,因为萌点什么受了很多委屈,看到他们用我也不会不适。




但大肆评论甚至地图炮“对家”的人是不可能客观的,像是一个芹菜过敏的人挑战芹菜赏析教程(对不起芹菜,我讨厌你),不管包装得多么理性,内在的恨意是藏不住的。




如果你有对家,那么与它相关的任何东西都是错的,都会让你不爽。




这种恨意只会侵蚀你的理智,哪怕再小再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能带给你一种似乎非常合理的被害妄想。




这并不健康。




2.迁怒




以下内容均经过夸张处理,请不要代号入座:




没有对家的你遇到了KY——看个笑话,一笑了之




有对家的你遇到了KY——你怒骂对家全是垃圌圾




没有对家的你遇到了掐货——上前调戏,拉黑处理




有对家的你遇到了掐货——不但想跟ta拼命,还想把对家所有人都打一顿




没有对家的你看到了雷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对家的你看到了雷文——又恶心又幸灾乐祸,到处呼朋引伴一起嘲笑对家又丢脸了




没有对家的你得到了一颗来自杂食的点赞——生面孔呢,哦哦,杂食啊




有对家的你得到了一颗来自杂食的点赞——脑袋里疯狂脏话刷屏,认为自己被白嫖了,被蹭粮了,对家果然臭不圌要圌脸




……累不累啊?!




3.恶化




爱的反义词不是恨,是漠不关心。




但一个对家情结严重的人,会把大量时间花在自己厌恶的事情上面。




不断地观察,比较,然后嘲笑,讽刺,言论越来越极端,情绪越来越激烈。




CP已经不再是能让ta快乐的存在了。




说到底,淡化这种观念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为了自己。




4.缘,妙不可言




终于,你爬墙了,不需要再跟你的对家低头见抬头见。




你感觉整个人为之一松,眼前一片开朗——




然后你在新圈看到自己恨之入骨的前圈“对家”太太。




这一次,你们是同一家了。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科科】




七 如何应对恶意




1.学会区别应对




分歧,批评,和恶意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有人在公共场合指着你心爱的CP说,我雷这个,我不吃这个,这不是恶意,这只是一种分歧。不要去骂ta。




有人在公共场合指着你心爱的CP说出了一些真实存在的缺点,这不是恶意,这是批评。你可以辩解,可以举证。不要去骂ta。




有人在公共场合指着你心爱的CP说出了一堆极具误导性的谣言,




这可能是恶意,也可能是误解,你可以选择辟谣和交流。不要去骂ta。如果




ta不愿意改正并继续传播,你可以公开指责ta。




有人到你CP的地盘批判你的CP有多恶心,参与者有多脑残,哇——你还等什么,抄家伙啊。




……咦,说好的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呢……




2.来自匿名者的暗箭




我想,为数不少的角色,CP或是作者都遭到过小号的攻击。不管是私信,评论,还是最恶劣的诅咒角色/演员和人身攻击,以及没凭没据地指名道姓进行攻击。




这种行为几乎不需要成本,国内大多社交网站注册门槛都很低,同人圈发生的事也远远不到侵犯名誉权出动网警的级别,所以基本上,所有匿名者都可以安然身退。




很遗憾,他们不会得到惩罚。




但我们也可以不让他们得逞。不要相信他们的只言片语,不要被他们煽动,不要去猜测他们是什么来路,最重要的是,不要被他们影响。




这种人想要的东西再简单不过了:存在感。




要挑起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斗争,煽动CP之间的仇恨再简单不过了,开个小号,点几个赞,再发动攻击……总会有不那么理智的人,给出他们想要的反应,被他们引导着将事态扩大,把越来越多的人卷入漩涡。




最残酷的是,被匿名攻击的受害者,如果把怒火发泄在了无辜的人或CP身上,往往会背负上最多的指责。




因为大多数人在同人圈,都是寻求休闲和快乐的。他们不会认真思考这些事,只会觉得麻烦。




不怕麻烦的,大概只有这些浑身缠绕着恶意的匿名者吧。




3.“同好”




就像文开篇提到的一样,有那么一部分同好并不友善,他们也不邪恶,却足够让你如鲠在喉。




霸道,嘲笑,嫉妒,排挤,贬低,利用,很多时候都是只有当事人才感觉得到的东西。




有时候我们必须坚强一些,又或许,及时止损。




言尽于此。




4 放下执念




有过执念,才能放下执念。




有过爱,才能放下爱……不对串台了。




其实就是,大家总会遇到改变不了的偏见,破除不了的谣言,反抗不了的嘲讽,但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会因为只言片语对一个CP产生恶感的人,也不是什么值得挽留的存在啦。




八 关于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产出




首先请大家回忆一下,我们萌的CP在原作……基本上,都是直男。




所以,在腐圈这个小地盘之外,有的是人,无法接受我们。




1.完全脱离角色性格框架的PWP




这里要说点大白话。




人和人萌同人的目的和方式都不同。就像部分人会把对爱情和浪漫的幻想寄托在CP之上,也有相当多的人会把sex幻想寄托在这上面。




而每个人癖好的不同,才是真正决定你萌谁攻谁受的分水岭,对,这还是会变化的……十八岁喜欢年下,没准28岁就喜欢年上了,接受自己就好。




这并不可耻,也绝不低人一等,不如说能消费男色的女性在全世界女性中也只能占到相当少的比例……珍惜当下吧。




只是希望作者能正视这一点,做好警告。




2.角色塑造/待遇让粉丝感到被冒犯的产出




有一点认知很重要,不管角色在同人作品中被塑造成了什么,ta都是不会被伤害的,但ta的粉会受到伤害。警告和提醒也减弱不了,这种作品的存在本身便是对部分群体的冒犯。




这是无解的命题,因为每个人喜欢的角色都不同,那种心痛感和被侮辱的感觉,也很难被传达。




读者有提出抗议和批评的自圌由,作者有创作作品和发布的自圌由,而这两者是平等的,并不因为粉多粉少,作品多少而改变。




读者无法让作者删去产出甚至退圈,作者无法让读者停止批评甚至公开抨击。




但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式,读者可以努力为自己心爱的角色正名,改变大众的误解。作者也可以在制造自己想要的冲突的时候,多考虑一下替代方案。




愿山谷里再也没有枪声。




3.恋圌童作品




关于这一类作品,现有的博文已经提出了足够多的讨论,在此不再复述。感兴趣可以点击链接观看。




我只是想提一句,众多拥有详细分级制度的发达国家,同性恋合法的开明国家,对于虚拟的儿童色情都是零容忍,创作者和持有者都会入刑。




因为恋圌童现象是全人类的一道伤口,至今无法愈合,还在不断地淌血。消费幼体攻或幼体受的性/行为,并不会让现实中的儿童受害,甚至创作者和支持者都不是恋/童/癖,只是觉得刺圌激——但这个题材,理应被慎重对待。它不该被滥用,不该被消费。




我们无法阻止它的诞生,但至少可以不支持,不传播。




这只是我个人的请求。




九 坦然面对自己




无论你所在的圈子是什么风气,请记住:你永远也不该为自己萌什么CP受到指责,也不该为了别人萌什么CP而自觉高人一等。




不管你是喜欢互攻,拉郎,总受,总攻,贵乱,NP,那都是你的自圌由。萌到一半口味变化也并不是“背叛”。你不会因此而低人一等。




人只能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受到指责,任何指责你萌什么CP的人都是在歧视你。




而当你受到批评的时候,也不要理所当然认为是掐CP,很有可能是你萌CP的方式或是作品出了问题。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我们做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关键。




你不需要为了迎合所谓的大风气掩饰自己的爱好,装成另一幅模样来合群或是融入,做自己,才能交到真正的朋友。




十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最后呐喊一下




1 “菊洁/瓜洁/双洁”




不管说这种话的人有多么无恶意,这几个词也真的是……充满了直男癌和封圌建压迫的恶臭。




洁的对立面是脏=有过性圌经圌验就是脏。




……爸!你清醒一点!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了!




2 “你圈出了这么多极品,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圈子要是都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了,估计会先跳起来把放这种地图炮的人锤一顿……




3 “XX圈的人都特别恶心。但你不一样。”




……不会高兴的!你有没有想过!你把我的朋友也骂进去了!




4 “活该XXCP又冷又糊呢。”




……用你家冰箱了吗!用你家炒锅了吗!




5  “XX这种热CP不是只有脑残萝莉才萌吗”




……给我对小孩子道歉!人家不仅比你善良,比你年轻,还比你聪明!你以为小学数学很容易吗!我都算不来!




……啊越总结越不能冷静,不想了不想了。




写完这篇乱七八糟的随笔,我内心竟然有点……伤感。




同人圈是个多么奇妙的地方,绝大多数人都素未平生,又兴趣相投,不计回报地投入时间和精力,获得无可取代的乐趣,又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开。




虚拟世界的乐趣和情谊不能替代圌生活本身。




这么些年,我看着基友也好,太太也好,因为学业重负离开,因为工作繁忙离开,因为成家立业离开,因为生儿育女离开……他们或许还会回来,但也有一些,因为伤病,或是事故……永远地离开了。




有时候,我会看着一两句文字,一两笔图画,在脑海里勾勒出人像。




系着红领巾的孩子,背着双肩包的学生,握着地铁拉环的白领,煮着一锅羹汤的主妇,坐在摇篮旁的母亲。即使是他们的朋友,亲人,甚至爱人,也一定无法理解,为什么寥寥几句的段子,语焉不详的交流,稚拙,完成度不高,并不专业的作品,也能让他们的双眼闪现光彩,脸上露出笑容。




从这一点来看,同人圈真是个再梦幻不过的地方了。




祝大家旅途愉快。





END




*友情提示大家,gua人的gua字似乎成了LOF敏感词……总之我改了……好久啊……


今晚会更新…快放假吧快放假吧快放假吧(碎碎念

18魔都佐鸣茶话会:

【魔都佐鸣茶话会四宣发布】
大家好,18魔都佐鸣茶话会【四宣】闪亮登场✨
四宣的内容以【爆料】为主ʕ •ᴥ•ʔ内容关于团扇,明信片,集章游戏
❤️到场的小伙伴皆可凭票领取一把团扇与随机一张明信片
缤纷爆料有没有触动各位的小心脏呀🤣还等什么,赶紧拿起你们手中的电话订购吧٩(˃̶͈̀௰˂̶͈́)و
门票订购热线(点我)
合志传送门(点我)
在此感谢以下staff( ͒ ु•·̫• ू ͒) ♡
宣图:@ink✲ 宣图制作:@ZandS 
扇子画手:@珍珠腰带 
明信片画手(排名不分先后):@优介 @念语无心说 @Ray Lay Off @婧婧一直睡 @梦男阿修 @波比 @泠寒未消 @鲶鱼L. 
钥匙扣画手:微博:名字很长的啊庄 
7月已经拉开序幕,茶会正在进入紧张的倒计时阶段,摊宣与终宣也即将在后续问世,各位忍者敬请期待(`ω´)
游客交流群:708682868

kkkk

18魔都佐鸣茶话会:

【魔都佐鸣茶话会招募征集令
米娜桑~转眼间距离茶会只剩一个月的时间啦~(♥ω♥*)(蠢蠢欲动.jpg)
紧跟着6月份的小尾巴,魔都茶会官方在此发布【招募令!!!】
⚠️招募岗位主持】and【NPC
要求】与【福利】,还有【报名方式】均已在宣图中标出,请大家仔细查看ヽ(。ゝω・。)ノ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与参与( ͒ ु•·̫• ू ͒) ♡
福利多多】,不容错过哟~
感谢阿笙的宣图绘制与ZS的宣图制作!!   @「竹生」  @ZandS 
预告:【四宣】会在下周发布,敬请期待~
❤️茶会门票发售进行中,想要参加的小伙伴们不容错过呀~




【购买链接点我】



❤️茶会官方合志预售ing~




【详情(点我)】



游客交流群:708682868








 








忍界民政总局官方发布委员会 宣

奇葩脑洞
『啊啦不打算来我的店里吗?』
『不啦,天国还有美人在等我回去呢~』

↑↑↑这样的沙雕情景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与 @shzy兄弟情 的联文

我胡汉三总算爬回来了呜呜电脑小宝贝妈妈亲一个(停

很抱歉拖了那么久最近有点忙!!!!

各位周末愉快


———————————————————————————————————

·  壹   神荼  终 ·

有一双很粗糙的手摸上了他的脖子,然后感觉到有个“人”压在了他身上。

    

   EXM???大哥你大半夜玩入室强奸啊!!

    

    那双手突然收紧,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安岩想反抗,却动弹不得。

    

    窒息感越来越严重,安岩感觉自己可能要死了。

    

    那双手突然松开了,然后那“人”倒在了他身上,腐烂的臭味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人”被拉了起来,闻到清新空气的安岩松了口气。

    

    妈的,这味道太难闻了。

    

    又有一双手摸了上来,很冷,安岩一僵,这特么没完没了啊!!!!

    

    不过那只手到没做什么,揉了一下他的头发后就再没了动静,安岩没法睁开眼也不知道他走没走。

    

    睡意渐渐涌上,安岩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房间里一切都很正常。

    

    如果不是指甲里有从脸上扣下来的干涸的血迹他真的以为昨天只是一场梦。

    

    他去厕所一看,脖子上有十道黑色的掐痕,有一些已经开始变淡了。

    

    安岩不知道怎么了第一反应是找神荼,连忙走到桌前打开了电脑,开机的时候安岩目光瞟到门边,发现门边好像站着个人。

    

    有小偷?

    

    安岩一下子僵在那,等了一会没反应,才敢慢慢转头去看他。

    

    那人靠着墙双手环在胸前,紧闭着眼。

    

    如果是小偷不应该啊,估计又是鬼吧。安岩想道。

    

    他从小就可以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也就是鬼之类的,他早就习惯了,不过最近几年他看到的越来越少了,感觉不是因为鬼少了,而是因为他自身的原因。

    

    不过管他呢,小时候因为可以看到奇怪的东西,他还被排斥过,看不到最好。

    

    电脑开机很慢,安岩忍不住拍了一下电脑,啧,要换电脑了。

    

    他又转头去打量那只鬼。

    

    啧,还挺好看的……

    

    安岩觉得这人要是还活着放在他们学校绝对有一群妹子去追。

    

    回头看了一眼电脑,还没开,安岩又转头去看那只鬼。

    

    这一转过去就把他吓到了,那只鬼竟然睁眼了,还看着他。

    

    妈呀,吓死我了。

    

    安岩吓得立刻转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开电脑。

    

    电脑终于开了,安岩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上了剑三,点卡列表一看。

    

    神荼人呢?!

    

    他特地给神荼弄了一个分组,现在那个分组是(0/0)。

    

   exm????

    

    安岩把好友列表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神荼?

    

    安岩又尝试着加好友,却显示该玩家不存在!

    

    啧,玩我呐……

    

    安岩猛地觉得身边有些冷,拿起一旁的遥控器抬头想调下温度,却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个人,顿时怔住了。

    

    不是人,是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个鬼,现在站在他身后。

    

    安岩强装镇定,跟个没事人一样把温度调高了。

    

    反正只要当做没看见就行了。

    

    “安岩。”

    

    “啊?”安岩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又立马反应过来他不该应的。

    

    话又说回来,这只鬼怎么知道他名字,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鬼像是没发现他刚刚应了他,没有做什么,就这么站在他身后,安岩几度以为身后没“人”了,拿起手机不点亮屏幕往后一照,却又清楚的看到那个鬼。

    

    大兄弟……你要干嘛就赶紧做好不好。

    

    身后有只鬼,又找不到神荼,他也不知道做啥好了,就开着游戏到处乱逛,骑着马跑地图,马还是浮云……

    

    安岩渴的不行,装作家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样子,起身去倒水。

    

    那个鬼到没跟来。

    

    等他走回电脑前,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那只鬼坐在他的位置上,玩游戏。

    

    大兄弟,你干啥子。

    

    啧,被小猪传染了……

    

    不过安岩发现有点不对劲,虽然隔着有些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现在的帐号好像并不是他的二少。

    

    左上的图标显示是一个纯阳,安岩慢慢挪近了一看。

    

   ID赫然是神荼二字,鬼操控着纯阳焦点到了一个角色,一个他在熟悉不过的二少。

    

    他自己的二少。

    

    “卧槽。”安岩忍不住低声骂道。这回鬼听见了,回头看了一眼他,又转回头去看电脑。

    

    这下他再不知道这人是谁就是sb了,安岩对于神荼一直不说明身份还吓他这件事有点怨念。

    

    他走过去手放在了神荼肩膀上,一股寒意从手心传来,安岩没有把手抽回来。

    

    “神荼?”

    

    “嗯。”神荼头也没回,操控着道长在二少身边乱走,安岩隐约看出道长走的路线有些规律。

    

    安岩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那点怒气也没有了,直接凑过去看。

    

    神荼身边凉凉的,大夏天还蛮舒服的。

    

    “你在干什么?”

    

    “摆阵。”

    

    神荼超控着道长,在二少身边走动,时不时停下来放一个东西。

    

    安岩看读条显示是放置狗血。

什么时候基三的狗血也可以放了。他虽然很想问他,但看神荼表情有点严肃就没敢问。

    

    所有放置的狗血连起来,形成了一个阵,二少站在中间。

    

    道长走到了二少身边,下了个生太极。整个阵开始发光,一团团黑雾凭空出现,环绕在气场周围。

    

    气场只剩下几秒的时候,黑雾更加浓郁了,神荼连忙再下了个生太极。

    

    气场再次剩下几秒的时候神荼没有再下,而是摆出了进站姿势,气场消失的瞬间神荼焦点了一个目标,安岩一看竟然是一个npc。

    

    李婉仪。

    

    目标正在慢慢靠近,神荼飞快地摁着键盘,技能发出时的光效看得安岩有点眼花。

    

    目标距离他们还有10尺的时候,他们身边突然多出来几个没有名字的红名。

    

    神荼给他落了个镇山河(无敌),而他的血正在往下掉。

    

    镇山河8秒,安岩从来不知道一个无敌的时间是这么漫长又那么的短。

    

    他看着神荼的血一点点的往下掉,而他自己的二少却好好地站在镇山河里。

    

    神荼被排斥在4尺之外,刚好是镇山河范围外。

    

    二少和道长始终隔着4尺。

    

    李婉仪血条空的一瞬间,四周的红名黑雾都不见了,镇山河也没了。

    

    神荼的血只剩下一点点了。

    

    神荼连忙打坐,血条的恢复却很缓慢。

    

    安岩偏了偏头发现神荼的脸色很苍白,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神荼摇了摇头,“没事。阴气对极阴体质的影响算小的,如果是你对上就很麻烦了。”

    

    “啊?你是极阴体质??”

    

    重点好像不对。

    

    “嗯。”

    

    极阴体质啊……

    

   ——————

    

    施主命定之人应该是个极阴体质……



————————————————第一章 神荼 完——————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