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荼特别的蠢

★★★荼岩48小时大行动!★★★

耶耶耶还有没有太太有什么大胆想法!


THA张嘴吃粮小分队:

★★荼岩圈的太太们看过来★★
  
临近神荼安岩生日,我们准备来一次集中式投粮——由多位太太接力,完成11.11神荼生日与12.9安岩生日两天总共48小时的不间断发粮!
  
届时从11月11日0点开始到24点结束,各位太太会在各自分配到的时间点定时发放粮食,如不方便使用lof账号的太太,可由此号 @THA张嘴吃粮小分队  代发。(12月9日同理)
  
粮食文画不限,CP荼岩不逆不拆,可以是单人(荼/岩)出镜的粮食,但是
拒绝毒唯!拒绝毒唯!拒绝毒唯!
拒绝刀子!拒绝刀子!拒绝刀子!
【大过生日的,发什么刀x
  
想要参与的太太可在企鹅搜索478957368 进群♡
  
目前已有如下太太参与(排名不分先后):
@并不是车车写手的烛姬
@放弃做人
@梨花落后清明
@呓语
@予玖ninth
@小肥仗剑走天涯
@秦之染
@鹑荼特别的蠢
@雕兄
@荼荼岩色
@The cat is on the chair.
@我就自己在天上飘啊
微博@狼-湮
微博@金鱼墨宝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 @THA张嘴吃粮小分队  所有,粮食版权归各位太太所有。
  
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居然300fo了…(哆啦A梦吃惊

搞个点图叭

cp限定我画过的

可能画上个100年左右(等

这条挂一周



想画那个场景emmmm练练手

睁眼的瞬间,决心再也不放手

早啊

——————————————————
好困我也去睡会Zzz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大概要闭关了的洛瑾 的联文
放假了我又来了
hiahiahia很久没更了这次字数多很多xx
各位使用愉快ww
———————————————————————————————————————————————————————————————
· 叁 生死情 终 ·
8.17那天,神荼挑了个阳气最重的时间,他跟安岩解释说是怕有别的阴魂趁机跑出来,压制他们一下。
   
    神荼把地点定在了纯阳的副本——空雾峰里,他让安岩外面待着他和丰绅先进去,安岩无所事事地在门口跳来跳去。
   
    等到神荼让他进去他立马就进了本。
   
    按照地图上显示的位置,安岩尽可能快的跑到了他们身边。
   
    神荼手里拿着剑,剑身上有红褐色液体顺着剑刃滴落到地上,在雪白的雪地上溅开。
   
    丰绅面前画了些东西看起来是阵法,也是这种红褐色,阵法外围是一个大圆,而中央有一个比较小的圆。许多奇怪的纹路连接着两个圆。
   
    神荼让他站在中央,二少站在中央的一瞬间,阵法开始发光,但不明显,要仔细看才能看到。
   
    安岩发现他的血开始往下掉,他正要问神荼怎么回事,神荼就先发了个“没事的”过来,安岩也就没那么慌了。
   
    中央的小环开始变得鲜红,然后顺着纹路向大圆蔓延,就像是……血液在流动。安岩这才反应过来,画阵法用的“颜料”就是狗血吧,放置了很久的血液就是这种颜色。
   
    血线一直往下掉,安岩慢慢的开始慌了,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舒服,但最近的事情让他老觉得自己大概是跟游戏里的这个角色挂钩了,角色出事了他也要出事。
   
    可是神荼没有要做什么的迹象,他也只能忍着。
   
    血线快见底了,终于是不在往下降了,他松了口气,神荼让他赶紧神行太极广场。
   
    读条完毕腾空的时候,安岩看到阵法里好像多出了一个人。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丰绅第二天给他寄了佛珠,安岩使用后读条完毕佛珠就从背包里消失了,拉近视角一看,戴在了二少的手腕上。不过,基三没有手部挂件吧,会不会被怀疑啊。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会不会被人看见啊。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普通人看不见。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哦。
   
    因为第二天要做兼职,安岩没有浪到很晚,早早就睡了。
   
    ……
   
    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星海。又做梦了,安岩想。
   
    没有预料中的恐怖事情发生,安岩慢慢站了起来,腰间一阵银铃声,安岩低头一看,腰间系着一个银心铃,很像他今天在游戏里换的挂件。
   
    再一看,自己身上好像穿着的衣服是二少的儒风校服,他这是梦到自己到了游戏里?
   
    安岩很快想起来,这里是七夕的那个场景,安岩慢慢走上了桥,树上的喜鹊飞到他身边,安岩玩心大发伸手去逗,喜鹊闪开唧唧的叫了几声,飞回了树上。
   
    余光瞟到有人像这边走来,仔细一看发现是神荼。
   
    神荼走上来后突然对他展开双臂,安岩不受控制的跟他抱在了一起,安岩突然有些心跳加速,红着脸思考这是什么梦想把自己的思绪从两个人的拥抱上拉走。
   
    颈部突然刺痛,安岩便醒了。
   
    眼前一片黑,安岩过了一会才适应。
   
    手腕上好像挂了什么,举到眼前一看是一串佛珠,跟游戏里的一模一样。
   
    ……
   
    第二天早上,安岩从床上爬起来,收拾了一下就去车站等车。
   
    车站只有一个站牌,他靠在上面玩手机。玩着玩着,感觉裤腿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低头一看是一条金毛咬着他的裤脚把他往别处扯,力气还挺大,安岩只得跟着他走离站牌,刚走离没多久,身后一声巨响,他回头一看,一辆轿车撞上了站牌,围观的人立马围了过去。
   
    安岩呆滞的看着发生的一幕,他刚刚要是没离开他估计现在就躺在那了。
   
    金毛很亲昵的蹭了蹭他,安岩压下心里的惊慌蹲下身子揉了揉它的脑袋,金毛原先还很乖,突然大叫了一声,对着他嗤牙咧嘴,安岩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随即他感觉有点奇怪,金毛好像并不是对着他,反而像是对着他身后,安岩仔细看了看金毛的眼睛,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样子,而他旁边还有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
   
    安岩回头,什么都没有发现,莫名的感觉背后有些发凉。
   
    他身后没人,那,那个黑影是什么东西。
   
    据说动物可以看到不属于人间的东西。
   
    ……
   
    金毛就这么缠上了安岩,一直跟着他到了他兼职的地方,至于怎么跟的……他也不知道,他被迫打的去了兼职的地方,一下车发现金毛站在一旁等着他。
   
    爸爸,你开挂了吗??怎么这么快。
   
    安岩赶它它也不走,金毛跟成精了似的,他进了餐厅,它就外面坐着。
   
    餐厅经理本来还在担心金毛会咬人什么的,结果金毛只是乖乖的坐在门口,吐着舌头的傻样还吸引了蛮多人驻足围观的,经理也就不理了。
   
    等到安岩下班,他一出餐厅,金毛就跟上了。
   
    安岩转身跟它大眼瞪小眼,最后安岩投降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走回去,反正他住的地方离着也就半个小时左右,路上顺便买点东西。
   
    金毛就这么一直跟他回了家,安岩还去宠物店给他买了点东西。
   
    回到家,简单搞了几道菜,给金毛倒了点狗粮。
   
    吃完饭,安岩就上了游戏,一登陆就看到了神荼在线,下一秒就一个组队甩了过来。
   
    安岩连忙点了同意,神荼很快出现在他身边。
   
    安岩思量着要不要把上午的事情告诉他,但又在纠结自己会不会小题大做了,毕竟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不正常的东西,说不定今天只是碰巧。
   
    【密聊】【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出事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也不算多大的事。就是……
   
    安岩把今天发生的怪事都告诉了他,最后在思考还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猛地想起了昨晚那个梦,安岩尴尬地甩了甩头,企图把这段记忆甩掉。
   
    这种事……不算什么怪事就不用说了吧……
   
    过了一阵子,神荼回道。
  
    我明天去找你。
   
    刚说完,就下线了。
   
    安岩盯着那一句话看,还没缓过神来……
   
    神荼说啥???
   
    他明天要过来??
   
    安岩最终认清了现实,话说他怎么又碰上了这些东西,又要麻烦神荼。帮他到底对神荼有多大的好处,能让他一直在救他。
第二天一大早神荼就来找他了,他进屋子的时候安岩发现金毛有些不对劲,呲着牙却不敢靠近。神荼撇了一眼金毛道:“狗对阴气重的东西很敏感。”
   
    安岩想起他是极阴体质,怪不得金毛会有这反应。
   
    神荼没有告诉他狗对阴气重的东西敏感的前提是那东西不怎么正常。
   
    安岩没有起疑心,看着神荼在他家东搞搞西搞搞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过了一个多小时,神荼要出去,把金毛拖走了,却死活不让安岩跟着。
   
    安岩想跟着,神荼只丢下一句:“不想死就在这呆着。”
   
    “啧,你特么什么意思……”安岩话还没说完他就把门给关上了。
   
    安岩在家里坐立不安,一会躺着看手机,一会跑去玩电脑,就是静不下来,过一会就要看一次时间,他从没觉得时间这么慢过。
   
    等到有人敲门,安岩飞奔过去开门,神荼身上的衣服破了几个口子,沾满了灰尘,而金毛也没好到哪去。
   
    神荼让金毛进了屋,自己却没有进来站在门口问他:“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奇怪的事吗。”
   
    安岩摇了摇头,眼神不自觉地往他衣服破损的地方瞟。
   
    “走了。”
   
    “诶等等……”安岩在他转身离开之际抓住了他的手,神荼疑惑地回头,安岩突然语塞,他刚刚一直在纠结要不要问他有没有事,毕竟他是为了帮自己才搞成这个样子。
   
    但他对神荼一直有股气,对方说会告诉他所有事情结果丰绅那件事完了之后他一句话不说,特别是刚刚出去之前他妈的还凶他。
   
    隔着网络他还能“正常”地对待神荼,但现实里碰上了他就又想起这些事情了,神荼回来前他就想着自己的态度要冷淡一点,结果对方比他还冷淡,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到头来自己先“放弃抵抗”了。
   
    安岩默默认了命问:“你……没事吧。”
   
    神荼摇了摇头。
   
    “那……再见。”
   
    这回关门的成了安岩,关上门后安岩愣了一瞬,然后把头靠在了门上。
   
    他这是在干什么……他明明是想再多问几句的。
   
   
   
   
——————————————————————————————————————————————————第三章 生死情 完———————TBC.
   

没等他问出口神荼突然就倒在了他身上,他吓得连忙扶住,神荼埋在他的颈窝处没有起来。

  “你没事吧??”安岩焦急地问道。

  “对不起……”神荼的声音很轻,像是濒死之人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说话。

  “喂,你别吓我。”安岩有些慌了,他的职业跟人工智能这一块有关,他很快就想起了人工智能出现自主意识就要抹杀这条规矩。

  “我爱你,安岩。”

  说完这句话的神荼松了口气,安岩就这么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渐渐变得透明,变成了一串1和0,然后在他面前消失了。

by@大概要闭关了的洛瑾

————————————————————
每逢佳节倍思粮x各位中秋节快乐XD

这其实是一个剪辑视频的封面…丢上来

【荼岩】【鬼网三】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剑网三设定荼岩——纯阳神荼×藏剑安岩
没有玩过游戏的各位可以当作普通的网游设定文食用
@大概要闭关了的洛瑾 的联文
来更新噜,开学了真滴好忙鸭
各位食用愉快
——————————————————————————————————————————————————————————————————
· 叁 生死情 继 ·

安岩搜刮完交易行又回到了神荼身边,把东西一股脑的交易给他后密聊道。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有几样东西交易行里没货,要不我过一阵子再去看看。
   
    大概是见交易行买更容易,神荼也没有心思自己一点点的去挖了,便回了个好字。安岩又问他现在要去哪,神荼回复“金水镇。”
   
    安岩跟着他神行,一落地他发现这里就是上回他又遇鬼的地方,经历过上回那件事后他不免对这里有些阴影。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来这做什么?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狗血辟邪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你需要狗血?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你又要摆阵?
   
    他想起来李婉仪那次神荼也是用了这东西在他的二少周围画了一个外围是圈的东西,把二少圈在了里面,他还能记得那时候的情景,“他”站在那个圈里面安然无恙,狗血辟邪这个说法应该没错,但他这回要是要做什么,固伦和孝严格来说怎么也算“邪”吧?他们不是要帮丰绅把她的两魂找回吗,用这玩意真的可以??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这玩意……真的可以找回和孝的魂?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得加点别的东西。
   
    哦,这下他大概知道那一堆草药是要干嘛用的了。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是要杀这里的野狗吗?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我打怪队友可以捡到东西,你要的东西应该也可以吧。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试试?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那你站近一点。
   
    说完安岩就往前走了几步,转视角一看神荼跟了上来他就开始对身边的一个小怪下手了,一个技能就直接打死,安岩看着怪的尸体发着橙光过去一摸,只是些垃圾,并没有什么狗血。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有东西吗?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那我就拉过来群了。
   
    安岩反复了几次拉怪回来打死,神荼密他说好了他才停手。
   
    搞定后,神荼没有神行下个地点,安岩有些奇怪就问他咋了。神荼告诉他说需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突然没事可干,两个人静静地站在小土坡上,安岩觉得挺尴尬的,世界频道上突然又刷起了【求个情缘缘做七夕任务,做完就散,绝不纠缠。】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做七夕吗?
   
    安岩发完这句话觉得很容易让人误会连忙补充道。
   
    你悄悄地对【神荼】说:反正现在没事干,而且好像最后任务做完可以进个场景,蛮好看的。
   
    【神荼】悄悄地对你说:可以。
   
    这就答应了?他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呢。
   
    两个人又跑到扬州接了任务,按着任务一步步做下去,一路上安岩都在电脑前吐槽这狗逼任务要跑这么多地方,还废除滞散。
   
    其中有个任务是需要两个人一起从万花的楼上跳下去,他并不会弄这个,上网查了攻略顺带也发了神荼一份。
   
    绕是这样,他们也在这个任务上耗了大概半个小时,安岩不知道第几次要崩溃在电脑前了。
   
    好不容易才将所有任务全部做完了,拿了物品安岩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节日大使那用了物品。
   
    过图读条完毕,安岩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得不感叹是真的好看,要不是那狗逼盒子太贵他也想买了,还可以公主抱。
   
    不过……成男外观是真的辣眼睛。
   
    两个人进来的地点不一样,一个在地图的另一端,脚下都有一条荧光闪闪的小道,顺着小道一路走就会走到一座桥面前。
   
    安岩在电脑前笑了笑想:还真要鹊桥相会啊。
   
    他没有想多久就直接跑上的桥,桥的一边还有棵大树,他站在桥上点开了云图开始截图,截着截着神荼突然出现在了屏幕里。
   
    安岩趁机截了一张两个人的。
   
    然后点了神荼抱抱,神荼同意后安岩拉近了距离,安岩看着神荼的捏脸越看越眼熟,最后发现,尼玛,这就是神荼的脸啊,谁玩游戏照着自己的脸捏啊!!
   
    还挺帅的倒是。
   
    两个人在里面乱逛了一个小时,主要是安岩觉得不晃够一个小时太对不起自己了。
   
    一转眼,一个星期快过去了。
   
    材料收集完后,他和神荼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相处方式,每天一起做做日常之类的。安岩也不是没有亲友,亲友见他经常和神荼待在一块就调侃他说啥时候找的情缘缘,也不让他们见见。
   
    安岩解释过很多次他和神荼不是这种关系,亲友们一开始还信,后来呢就习惯性的嘴上调侃了。久而久之,安岩也就习惯了,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回他们一句“我有情缘你们打我啊。”
   
    神荼好像并不在意被人误会他们的关系,安岩想了想他好像并没有没有见过神荼的亲友,甚至没见过有人跟神荼说过话,他旁敲侧击的问了问,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说实话,安岩有些惊讶,这么流批的一个大佬竟然是个单机党?
——————————————————————————————————————————————————————TBC.